sa呐

今天做梦梦到剑网三是一个像霍格沃兹一样的学校,所有的门派就是像分成格兰芬多,拉文克劳一样的一个学院。学校就像副本一个地图一样很大,不能用轻功,但是可以神行。路上可以走也可以骑魔法扫帚。学院楼不能用神行不能用扫帚。然后我耍的秀秀在天要黑的是在学院地图的另外一端教学楼里面大家准备放学的时候被什么东西袭击了,看不清就只看得到一个轮廓,一群人就边放技能边逃出去。我们一群人躲到凌晨又摸回教学楼看看,结果进了教室发现前排讲台的灯没关,接着灯发现教室里面人三三两两全在里面,都处在进攻状态被定住了,我跳进教室看被定住的人的脸结果还发现了我自己。然后突然醒悟过来我们都是灵魂出窍,跟差点没有头的尼克一样(梦到的都是什么鬼doge)有这个能力的就只有那条蛇妖(就是哈利在密室那部杀的那条蛇)然后教授们把我们抬回医务室,等着那什么长的很清奇的果子成熟给我们吃,我们这群幽灵别人看不见,就个人在魁地奇场地上插旗子玩。。。。



天知道我做了个什么鬼梦!我是剑网三玩多还是哈利看多了!doge

很久之前的脑洞

A与B相识多年,做了多年老同学却不和一直成年工作也只是在过节发一条中规中矩的祝福短信。但是他们却有种奇怪的情绪,欣赏对方,想打败对方。

一个意外车祸B死了,祸发当时A就在现场。A参加B的葬礼时在满是不和的声音中发出了一声短浅的叹息,仅仅是对一个难得对手不在的可惜。


晚上A睡的不好,在光怪陆离的梦中有温馨的下午在木屋中品茶,有大火连天的楼房中女人男人混杂的呼救声……

然后A惊醒,发现他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装饰寥寥无几,简单的白。突然手边的终端发出声响,A尝试着按下接通,在终端的另一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同学C。他说快点下楼,他在楼下等着,一会辩论别出岔子,隔壁那个律师你也知道实力在那。A觉得很莫名,但还是下了楼,滑进了汽车。

一直到了法庭,坐在被告律师席上,抬起头发现,对面那个向他微笑示意的对方律师正是B。A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他冲出法庭,没有目标的跑,他想逃离这个陌生的世界。A看着一辆卡车迎面驶来,他不能动弹。然后他被推开,回过神发现B原本干净利落的西服被血浸透.A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想看看B,结果只有一只轻轻抚上他脸的手和一个不变的笑容。

正如上一个意外。

A觉得他好想遗忘了什么,那个他从来没有主意的细节。他周围的空间好像是一个黑洞用力地拉扯他身体各个部位。眼前的世界变得黑暗,在他昏睡过去之前,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想起来

A睁开眼,他躺在陌生的床上,不是之前那个,是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椅子背上挂着警服,桌上有一摞文件。起身走近一看发现文件上贴着自己的照片,上面写的除了名字和照片其他的非常陌生。

这个世界他是一名警察。到警局时发现自己的桌上有一杯咖啡,咖啡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晚上一起吃饭吧,我都事要给你说。署名B。B与他一样,变成了一名警察。

下午出警,劫匪身上有枪。他们成功制服了劫匪但B却中弹死亡,A在一片混乱中跑向B,然而B虚弱地说不出话来只有口型,最后还是一个微笑。

A才突然明白他掉入了一个螺旋时空中。

他每一次醒来,都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死去的B活生生地在这里。有时他们是对立的科学家,有时他们是一起旅行的自由摄影师,有时他们是刑警,有时他们是火警。每一个世界他都与B更近一点。他慢慢发现B的小细节,慢慢地变的想要更加地接近他。每当他觉得他要触碰到最终的秘密时,B都会以各种原因死去。有时在他的对面,有时甚至在他的怀里。

但是A眷恋过着与B生活的日子。无数次的醒来,无数次新奇的经历,无数次地看着对方死去。每一次他的心更沉重一些,因为他知道每一天的不管过程在怎么地快乐,结局都一样。但是他也无可救药地他发现他爱上他了。

于是他带着这个小秘密期待着与每一天都不同的却又相同的人生活,哪怕知道这样的结局他也觉得满足。

他告白了几次,每次听到答复之前遍重复无数次的结局。

A觉得他的感情涨满得他要承受不住,他想要知道对方的想法。

终于有一天在他醒来时发现他躺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他住过二十多年的地方。地上还有他在很久以前他参加葬礼时穿的纯黑的西服。

A懵懵地,他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那个没有B的世界。

心中恐惧着翻下床,意识中明白他不能再重复那令人觉得美好的想要落泪的一天。冲出了门跑到B的家,在他踌躇进不进去时B的妈妈抱着箱子打开了门。妈妈说正好你在这,B他在出事前写了封信给你。

A拿着信走到B的墓碑前,靠着墓碑打开了那封信。

信中写着他渴望已久的答案。

寥寥几个字,恍然大悟,A觉得他得到了世界。等不及高兴他心里被后悔和自责充满。以前那么多的时光为什么他不认认真真得想想他们之间的他习惯的默契与相处模式。他每次看着自己的眼神美好有眷恋,冲着自己笑着自己却不不在意。错在自己曾经太自以为是!


人不在,后悔莫及。


A额头抵着墓碑,手扣着边缘,


痛哭流涕。